新闻详情

诗酒人生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3-02-25 08:23来源:中国酒业协会网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VdOgYaUAnTZWr8V3-cdw3Q

《易》曰:“天地之大德曰生”。

人的生命对他本身来说,意味着人的感觉、享受、激情以及酸甜苦辣,悲喜爱恨、束缚舒展、自在自由,生命的能动中有受动,衰败中有新生、释放中有实现,一切都在矛盾中、在张力中展开。

图片


诗是将人的生命提升到一种审美的高度。诗歌艺术是生命本身的一种诗化,或者说是审美化,是形式化。是将生命生存向着审美,向着诗歌的方式过度。当生命作为诗歌呈现出来的时候,清晰地照出了生命的快乐与缺憾、束缚与解脱等等重要的东西,展现出的是生命的独特性、情感性等特征。

酒开启了生命情性,迟钝了日常化的理性思考,激发了敏锐的心灵感觉。诗酒交融引领着生命的飞翔、心灵的飞翔。当诗作为一种情感性、一种韵味进入人的心灵中,生命成为一种内在于人心和人情的诗化生命。酒是生命的沉思,诗是导引着生命走向审美的诗意。弥漫着诗意光辉的生命应当是理想的浪漫的,是深邃的饱满的充溢的活泼的,是“情往似赠,兴来如答”,是充满着诗意的通灵宝玉。

我们可以说,酒是生命的表现形态,而诗是生命的内核。

图片


我们知道,人的生存有三重维度。第一种是人和自然的维度。在这个层面上,诗酒交融建立的是人和自然的和谐的审美关系。人在醉酒赋诗中,沉醉于山水自然。生命是一种非对象化、非主体化的生命,同时,自然物象同样是有生命的,是和人平等对话、交流、共舞的生命。而且整个世界充满着生命的绿色。第二种维度是个人、群体、类的关系,也就是人与自身、人与他人、人与人类的关系。在人与自身的关系上,诗酒交融让人重新回到生命本身,或者说身体本身。重新找回身体里的感觉,并使得这种感觉化为一种诗意,而不是沉酒其中,不能自拔。在人与他人的关系上,诗与酒的精神建构的是生命本真原初的真淳、透明真挚朴实的关系。在人与人类的关系上,诗与酒的精神挂念的是人类生命的绿色之思,人类的生存,人类在大地上的诗意生存。第三种是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时间维度。诗酒精神立足于过去和现在,而又向着未来敞开。

官网0200113.png


在中国古代的《诗经》中,酒与礼乐密切相关。酒是成礼的工具。“只有在礼制较为稀薄的楚国,才出现了屈原《招魂》所渲染的“娱酒不废,士女杂坐,歌乐狂欢”的醉态。司马相如、卓文君青衫红袖当垆卖酒,酒成为这冲破礼法的爱传奇故事中最精美的点缀品。

诗与酒的真正结缘,始于魏晋。曹操对酒当歌,慨叹人生几何,渴望建功立业。此是以酒起兴。兰亭的“流觞曲水”,伴之于“茂林修竹”,“清流激湍”,点缀着晋朝的风流雅致。竹林七贤是那个时代的酒徒。在狂歌醉饮中,对抗礼法,寻找生命的真实。他们的酒是生命之酒,与诗无关。刘伶醉酒,““肆心放荡,以宇宙为狭。常乘鹿车,携一壶酒,使人荷插随之,云‘死便掘地以埋’‘土木形骸,遨游一世。’”表面的真实掩盖的是生命无根的迷惘与痛楚。他只是沉酒于生命的表层,而无法洞悉生命的内核。阮籍、稽康以酒避祸,酒只是作为逃避祸患的一种工具。虽然借酒放浪形骸,但他们无法体味酒中深味。酒没有真正深入到他们的生命之中,因而在他们的诗歌之中有着无法摆脱的深切的痛楚,弥漫着浓郁的悲剧色彩。而真正将诗和酒广泛结缘的是陶渊明。他的诗歌中弥漫着酒香,酒中又弥漫着清新淡远的诗意。在饮酒中,寻找到精神的根基。

图片

诗酒之风,真正盛于唐朝。这是一个“醉态”的盛唐。山水田园诗,美酒醇香,是风景醉人,乡清友情亲情醉人。边塞诗酒,是建功立业的英雄豪情;战士的豪放、开拓疆土的军威、一往无前的精神,使边塞诗充满着高昂的信念,坦荡的胸襟,强烈的理想和浪漫的情趣。这是生命的激情。当然其中还有那古来征战几人回的生命忧思。喷洒的诗情,勃发的气质和浓郁的酒香使得盛唐诗歌、艺术都有着别样的醇美的境界。李白的酒诗是醉意盛唐艺术的代表。

宋朝以后,陆游、辛弃疾之酒,拥有着战士的豪放与隐士的豪放。儒家的功名之心,英雄的热血豪情,使得他们多了些豪放,少了些冲淡;多了些悲郁,少了些旷达。酒无法消解他们的哀愁,却助长了那满身的豪气。另外一位大家苏轼,诗酒中充满着哲理与思辨。《红楼梦》中,美酒醇香,芳气袭人,憨湘云醉眠芍药旁,是何等的美气。万艳同杯(悲),却是说不尽的凄凉。

2023216


酒,散发着悠悠的情思,在心灵的自远中体味其中的深味。动也好,静也好,都被包含在天地之心中。酒诗成为其生命及其心灵展示的舞台,他们率真的生命情态展示了生命的诗境。




 
 

加工.png

在线客服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
热线电话
400-028-1198
18982156998
微信扫码关注我们